巴黎人app下载

那时节——春花红胜火(组图)

  数十春秋去了,一如阳台下的依依湘水。一旦翻阅这些尘封已久的黑白照片,又仿佛寻回了那远逝的岁月。

  我自幼即与艺术结缘。也许是有点小天份,九岁那年,黄毛小丫头一个,偶然被业余京剧社的大人们热心推上舞台,一曲“苏三离了洪洞县”下来,竟是满场喝彩。这下倒好,对艺术的那股痴迷劲,就一发不可收了。

  上大学,更幸运到了一个艺术氛围十分浓郁的福地。领导对歌剧十分热衷。几年间,我虽学的是中文,却《刘胡兰》、《红霞》、《洪湖赤卫队》、《红鹰》等,前后五个戏,都演女一号。这番境遇,似乎已注定了我的未来之路。毕业那年,果然被一个大区的部队文工团特招入伍,真正开始了专业艺术生涯。

  军装在身,壮志在心。学业务,攻理论,下农村,进军营。学《江姐》,演《夺印》,大放悲声《血泪仇》,欢声笑语《朝阳沟》。刚刚二十多岁的我,暗下决心,一定要塑造出一个又一个新的舞台形象,步步攀登。

  然而,这一切努力与梦想,在“文革”的猛然袭来后,即戛然而止。那舞台人生的第一乐章,永远定格,变成了眼前这些泛黄的片断。

  当然,后半生绝非都是苦难。在当了几年车间里的磨床工后,雨过天晴,我终于又回到艺术界,然而却再也无缘舞台了。那么,就当舞台下的老师吧,就为想上舞台的孩子们编写一些教材吧。若干年来,我培养了许多的学生(包括我的女儿),也出版了好几本供晚辈们作垫脚石的书。虽年华已老,镜中早已满目沧桑,却仍习惯于风风火火,满目尽是好风光。

上一篇:马景涛《春花秋月何时了》到沪拍摄

下一篇:“信阳红”红的不仅仅是春花秋叶